一个意大利摄影师在中国:“我并不怀念80年代”


摄影丨老安

采访、文丨蔡星卓


年轻时的老安。


1981年第一次来中国时,20岁出头的意大利人老安(Andrea Cavazzuti)在路上花了七天七夜。这个年轻人离开老家意大利摩德纳省,去往遥远而陌生的东方。他心惊胆战,第一次地坐飞机,第一次坐气垫船,第一次来到热风吹拂的香港。

在此之前,老安曾在威尼斯学习中文,对象形文字与东方文化有些好奇。学中文在当时并不时髦,也不知道毕业后能找什么对口的工作。除了课本上的方块字,老安对中国一无所知。即使看过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纪录片,他对这个国度也没什么印象。老安认识的人一个都没去过中国,“更糟的是,它从未被想象过”。

从1982年开始,老安在复旦大学开始了为期两年的留学生涯,专业是中国现代文学。作为中文系的学生,他跟着学校组织的活动去了好些地方,每到一处,他都会想办法多待几天,带着相机到处拍。在那个年代的中国,照相机还是个稀奇物。而老安在家乡就已是摄影老手,他十几岁就开始拍照。家里的餐桌一收拾,摆上放大机,就成了可以折腾的简易暗房。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安并未把自己当成职业摄影师。在复旦留学两年后,老安回到家乡,当兵、写论文。等他再回中国,已是另一个身份——意大利某公司驻中国首席代表,办公地点在香港。在复旦读书时,他在上海和平饭店的电梯里偶遇了两个意大利老乡,对方第一次来中国寻找商机,听到老安的中文口语,就开始“惦记他了”。这次偶遇让没毕业的老安得到了这份驻香港的工作。

老安这时才发现,原来香港比欧洲还要先进:电影票可以打电话订,办公室的窗户能看见直升飞机。商人身份让老安在后来的十多年里,因出差和合作的关系,进入中国很多地方,比如钢铁厂、政府部门……这是很多外国记者、摄影师无法享受的待遇。也因为这种角色和关系,作为摄影师的老安,获得了一种从内观看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视角。“挺刺激的,像一个写报告文学的人在考察一样”。


分享这篇文章:

本文由 陈晨 发布。

敬告:部分网络作品查找作者困难,如有侵权行为,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