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le Huppert:120个摄影师的缪斯

虽然伊莎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的正职是一个电影演员,从1970年代就在法国及世界影坛举足轻重,但她也是众多摄影师眼中的缪斯,不断出现在当代著名的摄影师镜头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就从6月18日起展出了以Huppert为单一对象的世界级摄影师影展。我们邀请著名艺术批评家Hans Ulrich Obrist与Isabelle Huppert进行独家对话,展开这位电影演员和缪斯自身的艺术创作之路。

HUO=Hans Ulrich Obrist  IH= Isabelle Huppert

HUO:非常感谢您接受这次采访,我想现在就开始,我们用法语可以吗?好的,我想了解一下您对电影的了解是如何开始的,您小时候看的第一部电影是什么?

IH:我想是一部俄罗斯电影,名字叫《当鹤经过的时候》,这部电影得了1960年的金棕榈奖,导演名叫Kalatozov,《当鹤经过的时候》,就是这部电影,当时让我非常感动,我是在电视上看的。

HUO:很有意思的是您说我们不能够通过一部作品来界定一个演员。但是几年前我跟一个朋友谈起过,他说当他看看到您拍的电影,或者Jeanne Moreau拍的电影,你们的电影都有一种独特的风格,一种非常清晰的脉络。一个演员是否具有独特的风格是非常重要的,并不仅仅是他拍了些什么。

IH:当然我知道人们是这么谈论我的,但是我想我自己是无权这么说的。可以说这是一种谦虚,使我继续保持清醒。可能从某种程度上,人们可以谈论他的作品,但是我不能说我是个艺术家或者我创作一个作品,这些说法在我的自我认同之外。

HUO:您能不能跟我谈谈这个我很感兴趣的问题,您是如何决定去拍一部电影或者不拍一部电影?

IH:看这部电影是否让我感兴趣,就是如此。您知道,如果这部电影让我很感兴趣的话我就会去拍,这些选择是很微妙的。怎么说呢,我想我所拍的电影,是对我来说相对比较容易选择的电影。根据个人经验,我想也许拍摄一部我很难选择的电影会是很有趣的经历,最后我会根据我对自己选择的确定程度来选择要不要拍这部电影,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HUO:是的,我明白。

IH:有时候我觉得根据经验,也许去拍一部我不想拍的电影会是很有趣的经历,但是我还没有这么做过,我还没勇气去做。

HUO:几年前我遇到过Haneke(哈内克),您正好没有拍Haneke的《趣味游戏》(Funny Games),而拍了他的《钢琴教师》(Piano Teacher)。

IH:我总是跟Michael Haneke说,我跟他是从决定不合作拍片而开始我们的合作的,这是最初几年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很喜欢我们之间这样的关系,以及我们之间对对方的忠诚。总的来说,没有合作拍一部电影并不是世界末日。我没有拍他的《趣味游戏》(Funny Games),但是这丝毫没有损害他和我合作的愿望。之后我也没有拍《恶狼年代》(Letemps du loup),他提议和我合作的第二部片子,可这部片子因为制作方面的问题暂时没有拍摄。他就向我建议合作拍摄《钢琴教师》,我很喜欢我和他之间这种渐渐发展起来的合作关系。

HUO:您在很多的采访中都说剧本只是电影拍摄的一小部分,电影的拍摄要远远超出剧本,因为您描述到很多时候不是剧本在引导电影的拍摄,而可能是您自己在引导电影的拍摄。

IH:剧本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并非总是如此。对一些导演来说,比如Godard(戈达尔)这样的导演,我不知道剧本是不是重要,如果说一个剧本并没有很强的叙事性,我们就不会紧抓剧本不放,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们还是以剧本为依托的。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我们会希望我们的剧本是最好的,但是一旦开始拍摄影片,就会有很多不同的因素干预电影的拍摄,这就是电影拍摄具有神秘性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导演和演员之间的关系也会影响到电影的拍摄。剧本就好像一个骨架,我们希望所有的部位都安放得好好的,所有的骨骼都该到位,之后就需要有其它的东西,要有肉,要有血,最主要的是要有灵魂。一部电影,就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分享这篇文章:

本文由 眼界 发布。

敬告:部分网络作品查找作者困难,如有侵权行为,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