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摄影双年展系列访谈之十


  2006年9月25日上午,中国(济南)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暨首届世界大学生摄影艺术展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长清校区隆重开幕。“当代国际摄影双年展”和“世界大学生摄影展”双展合璧,是一次集国际性、学术性、艺术性、探索性于一体的摄影盛会,为当代创新摄影搭建了一个国际化交流的高端平台,也为推动国内外摄影教育提供了宽广的平台。展览现场我们采访了双年展“最高学院奖”获得者、著名超现实主义摄影大师、阿根廷摄影俱乐部主席贝尔林吉埃里?尼科拉斯(BERLINGERI?NICOLO)先生。
  记者:这次展览给您最大的印象是什么? 
  尼克拉斯:在我看来这是一次规模很大,档次很高的艺术盛会。并且让我很惊讶的是能有这么多的学生来参加。展览中的每一件作品都有它独特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大家可以互相交流。这种学术性很强的展览应该多举办,并且大家应该多来参加。
  记者:您的作品《克隆人忧思录》在这次展览中获得“最高学院奖”,给我们谈一下您获奖后的感想好吗?
  尼克拉斯:首先我感到非常荣幸,作为一个阿根廷的摄影师,能在中国举办的这个有国际意义的展览上获奖,我觉得很激动,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来到这里,让我看到了中国摄影艺术的发展,能让我来重新审视自己,审视外界的摄影艺术。
  记者:您对自己的摄影风格如何评价?
  尼克拉斯:从我的作品中大家应该能看到,我更趋向于超现实主义的东西。毕竟现代科技的发展,数码艺术的突飞猛进给我们提供很好的途径,所以要抓住这种便利条件,去充分利用并且更好地为自己的摄影服务。
  记者:从您的作品中,好像能看到达利的影子,您受达利的影响很大吗?
  尼克拉斯:达利是典型的现实主义,他是个有趣的人,会穿很奇特的衣服。我很喜欢他,经常去他的博物馆参观,当然也会受到他的影响。事实上,很多人都在受他思想的影响,并在那个基础上形成自己的风格。
  记者:您怎么看待视觉图形这种语言?
  尼克拉斯:我觉得视觉语言是没有国界的,更利于大家的共享。也许一门语言,外国人看不懂,但在外国的餐厅里,一张清楚的图片就可以让大家知道自己想吃什么。正是这种视觉上的共享,让大家可以更好的表达。过去的媒体上,文字是主要的表现方式,但是现在图片在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让图片替我们说话,表达我们的思想也许会成为未来重要的交流方式之一。
  记者:您使用什么型号的相机?能不能在这方面和我们谈一些摄影技术?
  尼克拉斯:我觉得使用什么样的相机并不重要,很多年前技术没有这样发展的时候,依然有很多经典的照片产生。最原始的相机在现在也依然能用。你可以像拍电影那样一帧一帧地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关键是有内涵,有出色的想法。就像一幅很大的照片你把它放大,放大到最大限度,你所能看到的依然是有内涵的细节,这样你的作品就算是成功了。
  记者:那您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称得上是一幅有内涵的好作品?
  尼克拉斯: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要根据个人爱好的。欣赏角度不同,答案也就不同。也许你觉得好的一幅作品但别人不喜欢,这是很有可能的。我参加过很多展览,也做过很多次评委,但我的标准就是能吸引我的眼睛的就是好的。不管你是什么表现方式,不管你采用什么技法,在很多幅作品中,你的作品能一跃而出,吸引住我,那就是有魅力的。一幅好的照片是要能经得住大家眼睛的挑剔的。不管远观还是近看,只要你的作品能让大部分人接受和认可,那我觉得就是一种成功。
  记者:您会改变自己的风格吗?

  尼克拉斯:我觉得自己每一次都在改变。并且我认为每一次改变都是一种进步,假如每一次都相同,都千篇一律,我会觉得很郁闷。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能够不断地改变,不断地探索自己,挑战自己的创作潜力。


分享这篇文章:

本文由 眼界 发布。

敬告:部分网络作品查找作者困难,如有侵权行为,请与本站联系。

相关链接: